当时那个场景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3-09 16:43    次浏览   >

晓珂毫不示弱地反驳,指责我没有男人的大度,我怒吼地反击了她一句:假如我也有个女闺蜜,生了气跑到她那里,你怎么想?我们是夫妻,做事情得考虑一下对方的感受。我的问话让晓珂不再争辩,看来我要真去了女闺蜜家,她同样也受不了。

记得我俩都领结婚证了,有一天,晓珂去购物,给我买了一件淡蓝色的衬衣,回到家,她拿出衣服让我试,看我穿着挺合身,晓珂顺嘴说了一句:我给东也买了一件,你俩的身高肤色都相近,穿蓝色最帅气。妻子的话让我怎么听都不舒服:你还给东买衣服?这有什么,我经常帮他买衣服。我的疑问在妻子眼里好像有点大惊小怪。这件蓝衬衣我一直没挨过身,想着另外一个男人身上穿着妻子买的相同的衣服,我心里就疙疙瘩瘩的。

当时那个场景,不知道的真以为我是外人,好像东才是她的老公。接晓珂回家后,我俩又大吵起来:你是有家的女人,生了气跑到外人家,还在别的男人卧室里睡觉,你不觉得过分吗?这有什么过分,东昨晚是在客厅沙发上睡的,况且还有他的父母,我俩从小的友情,你怎么总往歪处想呢?

第一次在咖啡馆约会见面时,晓珂就带着东,一开始还以为是她的亲戚,最后我们三个人起身告辞时,东拍着晓珂的肩膀对她说:这是个好男孩,你可别错过。他自我介绍一番后,我才明白他就是上司的儿子,和晓珂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按说一个女孩子约会,大都会带着女友或家人,晓珂却和好哥们儿一起来,当时我也没多想这些细节,或许是她的家人特意让他来把关的。

我曾开玩笑地问过晓珂:东也很优秀,你们一起长大,怎么没在爱情上有所发展呢?晓珂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从小长大就得做夫妻啊?我俩是那种懂得对方,能说知心私密话,甚至能一起逛街的好朋友,爱情和友情是两码事。

晓珂累了,东会主动伸手去拉她,帮她拿包,给她递水,东流露出的自然体贴,让我反而显得很多余。我将自己心里的小疙瘩说给晓珂听,她哈哈一笑,说我小心眼:我爱的是你,东就和大哥一样,我和他根本就没有爱情的感觉,你吃哪门的醋啊?或许也是自己多心吧,谁还没个投缘的异性知己呢!

当时东还没结婚,一个结了婚的女人和老公吵几句嘴,就去男闺蜜家,这也有点说不过去吧?见我脸色不大好看,岳母好像也明白什么了,赶紧向我解释:小潘,你别多心,晓珂从小就这样,东父母的家就和她第二个家差不多,她受点委屈就去那边,等她回来我好好说说她。面对老人的善言,我也只能勉强笑一笑。

当时在恋爱阶段,并没有感受到东的存在会影响我的生活,但让我很不舒服的是晓珂与东的相处有点随意,毫不夸张地说,我俩约会十次,其中八次就有东的身影,正是卿卿我我的时期,身边总有一个电灯泡照着,也觉得有些别扭。有一次,我约晓珂一起去爬山,想不到同她来的还有东,本来是两人的甜蜜约会,这下成了三人行。

像这些小事情我也只能在心里闷着,和妻子说吧,又怕她说我心眼小,再说俩人也真没什么。尽管我平时也提醒妻子结婚了,最好和东能够保持距离,但晓珂总说,东就和哥哥一样,有什么可避嫌的。最终这些小积怨引发了我们夫妻间的矛盾。

去年秋天东的奶奶去世,今年清明节是老人的第一个祭日,因为老人的坟墓在农村老家,清明节那几天东的家人没空回老家上坟,就按照风俗,在清明节当天深夜12点,对着老家的方向烧一些纸钱,以此寄托哀思。按说这事儿本来和我没关系,可东的妻子一个电话,让我品尝到男闺蜜给两个家庭都带来了不愉快。

那是我俩婚后第一次因为琐事吵架,俩人都心高气盛,谁也不肯让谁,晓珂一怒之下拿起包就出了家门。她一夜没回来,我以为她回娘家了,第二天清早,便去了岳母家想着把她接回来。到岳母家,没看见妻子,便问岳母,她一脸惊讶:晓珂没回来啊?你俩生气了?我的心也有点慌乱,担心妻子出事。岳母猛地一拍脑门:肯定去东那里了,这闺女一生气就去她东哥家。

后来晓珂也意识到她和东的相处不可能再和单身时那样随意,有了婚姻就得顾全到整个家庭的和美,她对东也刻意地有所疏离。随着东的结婚,彼此都有了家庭,尤其是东的妻子,出于女人的敏感,她很排斥晓珂,就连晓珂去看望东的父母,她也会把不满的情绪表现在脸上。

说句小心眼儿的话,我也仔细观察过,东与晓珂在平常的交往中很自然,不知道的真以为他们是兄妹俩,现今都是独生子女,大都没体验过手足情,有这么一分血缘之外的情谊也很难得。可走进婚姻我才感觉到,男闺蜜让我的家庭很不和谐,因为妻子有时候根本分不清我和东的位置,她的爱与感知似乎随时都在分给两个不同的男人。

导语:和妻子晓珂结婚四年,从我俩谈恋爱第一天开始,那个男闺蜜(称他为东吧)就和魂儿似的,整天绕在我的生活中。和妻子的姻缘是我的上司给牵的线,东就是他的儿子。

这也不能怨东的妻子,非常完美直播 ,爱情的确是排他的。虽然晓珂和东的来往不像以前那么密切,但有些事情还是让人难以接受,就好像疑似婚外情,总在你平静的生活中出现一些小波浪。

谈恋爱时,晓珂告诉我,她父母和东的父母是大学时期的校友,两家大人工作成家后也相处得非常要好,东比她大一岁,在晓珂眼里,东就如兄长一般疼爱照顾她。从小到大,她就是东的跟班儿,谁欺负她,东总是担当保护的责任,儿时彼此间相互的糗事,是他俩成年后最纯真的回忆。

和妻子晓珂结婚四年,从我俩谈恋爱第一天开始,那个男闺蜜(称他为东吧)就和魂儿似的,整天绕在我的生活中。和妻子的姻缘是我的上司给牵的线,东就是他的儿子。当时我在公司还是一个普通的小职员,上司看我能干,人也不错,就把他世交好友的女儿晓珂介绍给了我。

敲开东的家门,晓珂果然在他家。当时我进去,晓珂还在东的房间睡觉,我那气真是不打一处来,但还不能发作。东和他的父母看见我来了,都热情地招呼,东的父亲笑着说:晓珂在我这哭了一夜,赶紧哄哄她吧。东也在一旁劝道:夫妻间哪有不吵架的,昨晚我劝了她好半天,我们是男人,你多让着她点,这丫头被我们都宠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