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那年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12-06 19:51    次浏览   >

经过在荷兰的几年研究学习,章桦和他的团队也研发出了这样的软件系统。“因为都是中国留学生研发,以后到国内销售的价格会便宜很多。我们非常希望这次能找到投资方,并在南京实现创业。”

章桦告诉记者,国内医院在癌症放射治疗中,都要在患者皮肤上做个洗不掉的标记,每次对准标记放疗就行了。“癌细胞会移动,所以皮肤上的标记都画得比较大,但这样会伤害很多正常细胞。”章桦说,直接对准癌细胞进行精确放疗的设备也有,掌握在国外企业手里,每套硬件设备3000多元人民币,每套软件系统30万—50万美元,“国内只有十几家医院购买了这些设备,服务患者的数量很少。”

“10年前我在南京创业失败,现在我学成归来,希望能在南京重新创业。”昨天,荷兰癌症研究所医学影像博士章桦站在了“南京321计划”创业大赛决赛现场,向大家介绍他和团队研发的影像引导自适应放疗系统。应用这套系统,可以使癌症放疗更精确、更有效。最终,该项目获得大赛三等奖。

别看章桦现在能研发高端医用软件系统,10年前,他只是东南大学外语系的大一学生。“也就是那年,我带着几个学计算机的同学创业,为南京一家公交公司开发客户管理系统。”章桦说,由于自己对技术一窍不通,很多决策不正确,结果以失败告终,“那时我就想,要创业,自己必须掌握专业技术。”2006年,章桦成为东南大学历史上唯一一名从文科专业考入计算机专业的研究生。后来,他又前往荷兰攻读博士。也就是在那里,他开始酝酿再次创业。

大一时创业失败, 博士毕业后他想再回南京当老板